真人赌钱网站

NEWS CENTER

今夕有你来年亦然

时间:2017-06-10 16:24

 
    千支河流终将汇聚在宽广蔚蓝的大海,所有含苞的花朵来日终将摇曳绽放。千年不老的牛郎织女,坚持着各自永恒不变的情怀,终在传奇里跨越了天上人间的漫漫天路,跨越了遥不可及的迢迢银河,约守于每年的七夕。所有的距离都将不是距离,所有的遥远都不是遥远,所有的黯然落寞 都将在相逢的那一刻化成泪水流尽,化成火焰无尽燃烧。
 
 
 
    今夕有你,来年亦然。
 
 
    时值三伏,气温奇高。人懒懒地提不起精神,感觉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也不想吃。不禁想起家乡的一味消夏小吃- -择子豆腐。
    择子豆腐采用天然的择子粉熬制而成。口感如普通豆腐一般剔透丝滑,却又比豆腐多那么几分韧性和清凉。择子豆腐的颜色为浅栗色,吃的时候用小刀划成小小块,放入白糖香醋,再加入点薄荷,吃在嘴里真真是沁心的凉爽。就因那碗浅栗色神奇的美味吃食,盛夏如火的热度和喧嚣的蝉鸣带来的烦躁在那一刻仿佛暂时远离.
    在我的家乡,每当盛夏来临时就有商贩在菜市场搭起凉棚卖择子豆腐。而随着气温一天一天升高卖择子豆腐的小摊贩的生意也就一天好过一天。清晨熙攘的菜场,每位拎着菜篮子的阿叔阿婆在买好菜以后都要绕去卖择子豆腐的凉棚里买上几块钱的择子豆腐。每年卖择子豆腐的商贩基本都是固定的,她们一边和相熟的客人唠几句家长里短的闲话,一边娴熟地将择子豆腐称好,飞快地用小刀划成小块,麻利地往袋子里洒上些许薄荷微笑递给买客,最后嘴里不忘习惯性吩咐一句“最好冰镇一下再吃哦~”择子豆腐好吃,做择子豆腐却有些繁琐。不过我的母亲会做。母亲做的择子豆腐特别滑爽好吃,因为菜场里的小摊贩为了节省成本通常会在制作时掺杂一些地瓜粉,而母亲则是用纯择子粉做的。
    择子是长在山上的一种小野果,在秋天成熟,采摘下来将它研制成粉好像也颇费周章。记得母亲家的择子粉通常是由母亲的一位旧同学送来的。怎么也想不起来她的名姓了,这真是很不应该,不过我没有忘记她的小女儿和我是同名。她每次来都会亲热地喊我的小名,然后几乎每次都要重提一遍我和她女儿同名的事。那位阿姨和母亲同岁,看上去却要比母亲大出许多,不过也是秀丽端庄挺好看的。母亲亲热地留她过夜,因为她家比较偏远当天是无法打个往返的。次日临走她拿出大袋的择子粉时总会告诉母亲说那是秋天新采的择子新磨的粉,然后委婉地说些山里地方也没什么好东西可带来之类客套的话。母亲每次亦会回赠些礼物让她带回家去。猜测应该应该也是一些零碎的吃食或是我们穿过的还有几成新的旧衣裳。虽然不值什么钱但是却充沛着绵绵的情意,那是她们那辈人传递心中情感的最直接自然的传统方式。   
    盛夏,在离家不远的小城,想起家乡的择子豆腐。好想好想立马就能吃上一大碗,加了白糖香醋薄荷的清凉择子豆腐,那是我心念里的家乡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