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赌钱网站

NEWS CENTER

诠释品牌文化弘扬潮汕之美

时间:2017-06-10 16:20

 
 
 【山茶】
    院子里的老茶树开花了。一株红色,一株白色。比较喜欢白山茶,素白淡雅,温润清新。红山茶则是热烈的,艳艳的满树鲜红让整个花圃一下子热闹起来。
 
   山茶多苞,一支枝条上就能有好几处花苞。从淡淡的青绿色小花苞,慢慢地逐渐丰盈饱满,然后层层叠叠的花瓣依次打开,静静地圆润绽放……山茶花期很长,从十月开始开花,到翌年五月才慢慢淡出。历时约有七、八个月之久。
 
   山茶一批一批次第开放,也一批一批兀自凋落。张爱玲曾经这样描写过山茶花的凋落:“有一种花是令我害怕的。不问青红皂白,没有任何预兆。在猝不及防间整朵整朵任性地鲁莽地不负责任地骨碌碌地就滚落下来,真让人心惊肉跳。”记得有个萧瑟的落雨天从朋友家出来。她家草坪里的山茶树下,七零八落地凋谢着大朵大朵的山茶。那样清冷的雨天,那样翠绿的草坪上,山茶那样的凋落真的让人感到触目和惊心。
 
   樱花、桃花之流都喜欢纷纷扬扬飘落在轻风里,花瓣作雨,引人无限闲情闲情愁结,无限缱绻情思。茶花从第一个打开的花瓣,等到最末一个花瓣尽情绽放以后,牢不可分一起从枝头“啪”地一下一起坠落。“即使凋落我们也不分离。”也许这是朵朵花瓣未曾绽放以前就已经约定好的誓言,也许并没有这样坚定的誓言,但是开着他们花开时的郑重有序,心里真的很不想认为她们是任性鲁莽不负责任的。想她们可能害怕孤单,不想独自零落而已。
   
 
第153章 默认分章[153]
 
  【木芙蓉】
 
   十月秋风的一声又一声呼唤里,木芙蓉开花了。
 
   上个周末坐车回家,看到高速公路两旁挤挤挨挨地盛放着美丽的花朵,仔细看了才发觉是木芙蓉。南方的十月,秋阳明媚,群山苍翠,木芙蓉在醇蜜的阳光下怒放如锦。
 
   第一次知道芙蓉是在很小的时候。姐姐手拿书本告诉我,十一月出生的我,本名花是芙蓉。那会还没见过芙蓉,不过在心里却记下了这个花名。中学时有次去同学家里,见她家门口有株高大的花树,开有白色、粉色、深红色的花朵,大大的花瓣有些褶皱却薄如蝉翼。问了同学才知道那就是芙蓉花。那是我生平第一次见到芙蓉花,仰着头呆呆地看了很久,感觉她是那样的妩媚和柔美。
 
   芙蓉有些特别,她的花在开放过程中会变色。初开为白色,晶莹如雪。随着慢慢的绽放,花朵逐渐变成粉色,最后盛放时则呈现如云霞一般的深红。由于芙蓉的每朵花并不在同一时间开放,所以在同一株花树上,常常可以看到令人奇异的三色花朵。芙蓉的这一特点很容易让人浮想些什么。记得几年自己曾经写过芙蓉因为爱上了世间的一名男子,不惜一天蜕变三色就此生亡的神话故事。但因朋友说那帖子太俗,于是独自把那贴子默默删除了……
 
   到今天还是没想通当年那个帖子俗在哪里了,面对这般绚烂清丽的芙蓉写出的故事,怎么会和俗扯上关系呢?不过没关系,等朋友来了,约他一起到美丽的芙蓉树下小坐,清茶浅酌,这样他也许就会改变对那个帖子的看法了。不过,又也许他早已经忘记那个帖子了,只是我自己还一直耿耿于怀罢了。
 
第154章 默认分章[154]
 
  夜晚,她独自走在长长的人行道上。
 
    小城的人行道上大多种植的是香樟。香樟是常绿乔木,四月里开花,在秋里结出小颗小颗圆润的果实。笔直高挺的路灯透过香樟浓密的叶子,斑驳洒落在铺着碎石的路面。夜风清凉,她缓缓行走在属于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光里,虽然清寂却也安然。
 
    清晨,在绵长的梦中醒来。落地窗外的光线漫过碎花窗帘 ,慢慢从浓重逐渐转为清淡明朗。小小厨房电砂锅里,昨夜睡前熬制的莲子粥已经熬好,清甜的淡淡香味充塞了整个空间。
 
    起来了。她拿了块湿毛巾开始抹地。先卧室,然后卫生间,再是阳台兼厨房,最后是玄关。每天擦抹的地板只有些许的灰尘,间或会看见掉落的头发。她认得自己的头发,柔软纤细并带着卷曲的弧度。她通常将头发用纸巾包好放入垃圾桶。
 
    除去严寒的日子,她喜欢用冷水清洁皮肤。冷水拍打在脸上虽然清凉,却让人感到收敛洁净。她用牛角梳整理头发。然后对着镜子依次在脸上拍润肤水,擦上精华乳,接着小心用手指在眼部点上眼霜,最后抹上面霜。Biothermd的护肤品据说是最保湿的。她很熟悉这个牌子的味道,有着一种轻描淡写的隐约香气。她几乎从来不化妆。皮肤是需要通畅呼吸的。
 
    从住所到她的办公室大约是10来分钟的路程。办公室外面有个很大的天台。她喜欢在天台仰望小城的天空。蓝色的天空,明媚的天空,阴郁的天空,落雨的天空。天空也有自己的情绪,因大多数人的不觉,他变得更加深远寂寥。她也喜欢在天台接听或拨打电话。小小的移动手机把两个遥远的城市连接,心里的想念转化成听筒里琐碎的细语轻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