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加盟

NEWS CENTER

慢慢地才知道自己是个很恋家的人

时间:2017-06-10 16:19

【碗】
 
   在我的记忆里是有那个碗的。
 
   她其实也很普通。只不过她的碗里比其他碗的碗里更洁白一些,再就是她的边沿有一颗颗镂空的小圆点。好像是清冽的水滴不小心滴在上面无法抹去了,又像是谁的眼泪不经意间流入碗里,印下了深深的痕迹。
 
   那个碗在我的印象里就反扣在我外婆家简朴的橱柜里。我常常喜欢对着阳光举起她,看她碗沿的小孔,如何将耀眼的光线过滤得如灯影般的微弱和柔和。有时就那样抬着头,傻傻地将碗慢慢转着看了一圈又一圈。记得经常是外婆嗔怪着夺过我手里的碗,问道:“乖囡,怎么老拿个碗玩,是不是饿了?”
 
    盛夏,午睡后将醒未醒之时。外婆总端着那个碗来到我跟前,碗里有时是凉粉,有时是择子豆腐或甜酒酿。那些都是我们家乡消夏的小吃。外婆家乡的凉粉有些特别,现在好像已不多见。她是稀薄的,甚至可以不用勺子直接用嘴吮吸着吃。滑溜溜的凉粉带着清甜的薄荷香味清凉地滑入心里。那是童年记忆里最难忘美味的食物。
 
   外婆离开我们以后就很少去她的家乡了,只在清明和冬至时回去看看,不过那也仅限于她的坟前,很少会到她居住的老房子里去坐坐。那年有位母亲的旧友恳请母亲将外婆的老房子卖给她。母亲实在推脱不过,于是同意了。在交给她钥匙以前,我陪母亲去了趟外婆的老宅。
 
  房子里一切都还是记忆里的样子,只是落满了厚厚的灰尘。慢慢地整理着零零碎碎的东西,心念一动突然想起了那个碗。但是非常遗憾,我先在陈旧的木碗橱里找,继而在房子每个角落里细细翻寻,那个碗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莫不是,她是通灵之物,因为舍不得她的主人,随着她去了……
   
 
第151章 默认分章[151]
 
    慢慢地才知道,自己是个很恋家的人。
 
    小时候,母亲有时看着我们三姐妹吃饭。会玩笑地说:“让妈妈看看你们谁握的筷子高……”看了以后笑吟吟地又说:“筷子拿得低,将来嫁得近;筷子拿得高,将来嫁得远。”那时候,并不明白“嫁”是个什么意思,不过明白“远”就是要离开家,离开母亲。所以,听到母亲那样说的时候,总把那只握着筷子的手悄悄,再悄悄地往下滑。
 
    在那些缓慢而幸福的日子里,渐渐长大了。
 
   “背起行囊穿起那条发白的牛仔裤,装着若无其事的告别……”青涩的青春岁月,远方是心头最美丽的梦,充满了神奇充满了诱惑。很想很想告别母亲天涯海角去流浪,很想很想就这样证明自己已经长大。只是,晚自习回家的时候,穿过黑漆漆的弄堂,看见院门口散发着昏黄灯光的那盏灯,紧张的心总在那瞬间就得到温暖的释放。发烧的时候,吃完母亲端来的葱花小馄饨沉沉睡去,醒来后便感觉头疼不再眼睛明亮。赌气的时候,姐姐们会开着玩笑亲昵地哄着我破涕而笑……心里无限向往的远方,最终变成压在枕头底下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万水千山走遍”,最终潜落在青春的河流之下,悄无声息地不知飘流去了哪里。
 
    后来,后来因为工作上的原因,最恋家的人还是离开了家去了远方。这个远方说远也不算远,只是离家200公里不到的一个小城。从没离开过家乡,从没离开过家。初去的时候,心里飘忽忽的感觉没着没落。尤其不能接到家里的电话,对着电话里父母温暖的询问,总会忍不住像个孩子似的轻轻落泪。也许是我不够坚强,可是,真的好想念家里那盏永远为我亮着的灯;好想念母亲怀着满满心意为我做的饭菜;而家里父亲栽种的那些茉莉带着清香夜夜前来,淡淡的花香在我远方每夜的梦中静静飘散……
 
    家乡,对于远方的我,赋予他和家一样的意义。那就是我最急切想要回去的地方。因为那里有我的父母,我的女儿,我的姐妹,我的朋友。那里有我最熟悉的每条小弄每条街角,有伴着我长大的软软的乡音,有太多生命中美好的光阴,有一路走来最为真实的自己……只有回到了家乡,回到了家,我的心才会感觉平静和安宁。
 
    越来越知道,自己是个多么恋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