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加盟

NEWS CENTER

家乡的木雕很是有些名气

时间:2017-06-10 16:19

 电视剧“双城生活”的最后一集,郝建国生日那天在房间里想起已经过世的妻子,独自絮絮叨叨地说着心里话。然后他从床底下拿出码得整整齐齐的一摞鞋盒。鞋盒里面是在鞋店工作了一辈子的妻子,为他们一家子准备的许多双养脚的布鞋。鞋盒上分明地依次标着“36”“38”“42”,那是他们一家人鞋子的尺码。郝建国灵光一动突然想起妻子在病危前,一直记不起的银行存折密码,感觉这串数字肯定就是妻子没想起的密码……三个家庭成员的鞋子尺码,一串再普通不过的数字,爱却赋予了他们灵魂。剧情有些感人也有些许煽情,相信赚足了电视机钱各位看官的眼泪。
 
   一直以来不怎么喜欢数字,他太公正也太冰冷。生活温情暖心,感觉用不着机械生硬的数学公式,也用不着冷冰冰毫无感情的数字。家人和爱人之间,永远不是简单的数字可以计算的。但是,数字好像也并不是一味透着生硬和冰冷……
 
   有个女孩经常等待着一个她喜欢的男孩。男孩不常来,女孩在她自己的房间墙壁上写下“46+51”。男孩来了,不解地问女孩是什么意思,女孩淡淡地笑笑没有回答。女孩窗外对面的海关,在12点的时候关闸、熄灯,两根霓虹灯的光柱,也会在那一刻熄灭。其中一根光柱有几格坏掉了,每分钟闪46下,而旁边没坏的光柱每分钟闪51下。那么多无言细数的时光,那么多深情款款静默等待的日子,只是女孩口里不值一提,墙上轻描淡写的“46+51”。
 
   计算着自己所处城市和自己最牵挂那座城市之间的距离,那个简单的数字后面饱含着的是心心念念的相思。每年在眼前跳出来那几个熟悉得不可能忘记的日子,是家人的生日。因为工作关系换手机号码,选择的一定是和心里爱人接近的数字号码。远方那个城市温度落差的数字,永远成为电话里叮嘱保暖的重要依据。留密码的时候,总是喜欢留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人有关的数字……爱,不需要证明,也不需要誓言和告白,那些和爱有关的可爱的数字,虽然简简单单,却涌动着暖心的脉脉温情。
 
   属于你和我的数字,蕴含着满满爱的温情。他让心变得澄澈透明,让彼此相爱的人变得更亲密,更贴近。
 
第149章 默认分章[149]
 
    家乡的木雕很是有些名气。
 
   小时候,我和姐姐睡的就是雕花大床。并不是很老式的那种,老式的雕花大床在外婆家乡的老房子里,繁复华丽的图案,顶沿的图案一般描着沉沉的金漆。左右两侧雕的大多是一些状元及第衣锦还乡之类欢喜场面。那雕花大床特别结实特别宽敞,母亲有时回乡看外婆和我,三人同睡也丝毫未曾感觉拥挤。我睡床里北,母亲和外婆睡在床外沿。床里北是外婆老家的一句土话,就是床里面的意思。夜半朦胧间偶尔会听到母亲和外婆一言一语地轻声说着话,翻个身继续沉沉睡去,特别踏实和安心的日子。
 
   在家里和姐姐睡的那种雕花大床和外婆老家旧式的那种,还是有很大的区别。清减了床前左右两侧的那两面雕花,采光较好。塀弃了很多往日的审美观念,图案也较为简洁雅致。床边围栏间隔着一块一块小小的屏风,上面雕有大朵大朵盛开的菊花,清瘦枝桠上含苞的梅花,细长叶子静默绽放的兰花,还有神色温驯的梅花鹿……睡不着或和姐姐赌气的时候,喜欢把手指放到兰花狭长的叶子上一遍遍、一遍遍来来回回轻轻地摩挲。还有那种双开门的衣服柜子,暗红色的柜门上雕琢着一些纠缠的枝叶和停留的鸟儿,一凿一钻也同样清远深美且栩栩如生。那里放置着我和姐姐很多件绣花白衬衫和漂亮的碎花棉布衣裙。
 
   后来,那些雕花大床和柜子都不见了。他们有的直接被转移去了四楼的小阁楼,有的陆陆续续给了家里乡下的亲戚。其实我并不怎么喜欢木雕。木雕的花纹太过繁复精细,灰尘粘附在上面又很难清理。无论你用小掸子掸,还是用湿软布擦都无法彻底清理干净。一次次遗留的尘灰会在那些凹凸的缝隙里越积越多。
 
  到这里突然感觉到了些什么……那些永远无法清除的陈旧灰尘的味道,正是老时光馈赠给我们的礼物.一些无声的沉静的永远无法抹去的岁月尘埃。只是,他们都已经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