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加盟

NEWS CENTER

喜欢有月亮的晚上一个人走在淡淡的月色里

时间:2017-06-10 16:18

 
  苏素收到第一封情书是在初二的时候。
    那天下午的太阳很好。灿烂的阳光透过教室的窗户正好打在她的脸上,她精致的五官在金色的光线下越发显得光华流丽。下课铃响过以后,她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来自第三大组那束老是凝视着她的目光,别过身子和后面的同学说起昨晚看了一半的小说。
    生活委员拿着几封信进来,把其中一封放到苏素的桌上。信封上清瘦但还算工整的字迹让苏素感觉有点眼熟,寄信人地址那栏简略地写着内详。
    苏素有些犹疑地拆开那封信,看了两行就再没敢往下看。感觉四周同学的眼睛都齐刷刷针芒似的朝自己聚集了过来,脸一下子变得滚烫滚烫,埋着头慌乱地扫了眼信里的署名,就把那信一点点在手里捏成紧紧的小团。
    放学以后,苏素故意拖拉着没走,最后只剩她和第三组的那束讨厌的目光了。苏素拿出那封信,直视那束一直来困扰着她的目光,脸绯红绯红地把那封信撕成碎片扔在桌上。
    那就是苏素收到的第一封情书,虽然只看了个开头和署名。
 
                                        二
    
    时光轻轻悠悠流淌,青春刚刚启程,苏素考上了一个普通高中。
    学校正在修建校舍,高一的教室被安排在以前的老学生宿舍楼里。那是木质的老房子,楼上楼下分别三个班级,老旧的木楼梯轻轻跑上去也会发出很响的“咚咚”声。不过苏素喜欢那里。木楼梯“咚咚咚咚”的回响声里仿佛带着尘埃里许多莫测的陈年往事。
   新学校里有不少苏素熟悉的面孔,应该都是初中时一个学校的同学。有个隔壁班的女孩还是苏素幼稚园时的同学。那个女孩叫徐徐,她也还记得苏素。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放学的苏素在楼下遇到了徐徐。 徐徐要去溜冰,非拉上苏素。同去的还有徐徐班里几个同学,其中有一个男生苏素有点认识,叫昭,以前和苏素是一个学校的。
   溜冰场里的喧闹让苏素感觉有些无所适从。徐徐也不太会滑,她穿着溜冰鞋边滑边尖叫着。苏素坐在椅子上笑吟吟地看着她。昭滑过来了,笑笑地把手伸向苏素。苏素愣了一下,看着这个有着阳光般干净笑容的男孩,迟疑地把手伸了过去。
   昭滑得很好,教得也很耐心细致,苏素很快就学会了。
   欢快的音乐旋律里,昭拉着苏素的手一圈一圈转得很快。苏素有点胆怯,不过昭飞旋的笑容让她感觉安心,紧紧地拽着昭的手,一个新奇的旋转的世界。
                                        三
     
   从那以后,苏素遇到昭会相互默契地点头或是微笑。学校平淡的日子就这样中规中矩地在日历里一天天翻过。
   有天课间休息时,苏素收到了一封信。不知道为什么,信封上陌生洒脱的字迹让苏素的心跳得好快。她跑出教室,在走廊的角落里小心翼翼拆开那封信,是昭的,真的是他。
   苏素惊慌失措地抬起头,突然发现昭正好站在走廊的那头。长长的回廊里仿佛全是昭深情的凝视,苏素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从那以后,苏素每天都会收到昭的信。有时只有一两句话,有时是他信手画的画,有时是一首简单的小诗……也每天都会收到昭投向她的目光,热烈期盼的目光。
    苏素开始留意他,开始不再躲避他的目光,对他浅浅的微笑,开始给他回信,两颗简单年轻的心开始慢慢靠拢。
    他们有时一起去溜冰,有时看电影,有时去冷饮店喝酸甜的的梅子汤,有时骑着自行车去郊区看油菜花和竹林……
    昭做事沉稳细心,苏素美丽安静。在一起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在一起的时候总有很说不完的话。他们每天写信,一发一回,简单自然,却也是点点滴滴自在心头。后来每天的信都是由徐徐帮他们传递的。
    没有山盟海誓的诺言,没有天长地久的约定,不过苏素以为她和昭会这样一直朝夕相对甜蜜地走下去。
                                   四
   不受祝福的爱情总会出现意外。
   一天上体育课的时候,苏素脱外套的时候不小心把口袋里昭写给她的信掉在了地上。班里的一位女生捡到了故意把信交给了老师。
   苏素和昭都分别被老师叫去谈话。苏素有些害怕,走廊里遇到昭。昭目光坚定地对苏素说,别承认,没事的。苏素对他点了点头。
   一次又一次的谈话,没完没了的谈话,让苏素感觉到透不过气。
   后来,徐徐来找苏素。说她也被老师找去谈话了,老师说,当事人虽没承认,不过情书是她传递的,先要处分她。徐徐很害怕,边说边在苏素前面哭泣。
   徐徐的眼泪让苏素的心感觉更加沉重。那天下课,她向着走廊那头的目光凝重地看了一眼,就去了老师的办公室。她回答了老师所有的提问,只要求别处分徐徐。苏素说,徐徐什么都不知道,太无辜了。
   总以为学校会处分的是昭和自己,谁知道,学校只处分了昭。昭被勒令退学了。
   苏素傻了,她知道自己再也解释不清了,她永远失去了昭。
   昨日的一封封情书还分明在手里散发着依稀的清香,可一切却已经成为过眼云烟,无声无息地飘逝在青春的风里了。
   苏素买了两张电影票走进影院。看着自己身边的那个空位,苏素在那场电影里哭得稀里哗啦。
   苏素很清楚地记得那场电影的片名“爱情故事”,也是一个伤感的爱情故事,苏素在别人的爱情故事里哭碎的是自己一颗支离的心。
                               五 
   很多年过去了,苏素的青春早已经落幕散场,但是她好像始终无法从那场青春往事里轻松地迈出来。
   一封情书一封止不住的伤。
   徐徐劝苏素烧了那些信,苏素总笑着说没事的。其实苏素知道,即便烧毁了所有情书她依然还是无法忘却的。就像当年学校里的那个木楼梯,稍稍轻轻走动就会在“咚咚”的回响里,带出许多徘徊着不肯离去的陈年心事……
 
 
 
  
    喜欢有月亮的晚上,一个人走在淡淡的月色里。
 
  “月亮走,我也走,我给月亮赶牲口,一直赶到寨里头,开开花门摘石榴,石榴树上卧斑鸠……”心里碎碎念叨着儿时熟悉的童谣。月亮斜斜地挂在远处的树梢,黄黄的像个旧年的灯笼。还是一样的童谣,还是一样的月亮,可却是物是人非……时光薄凉如水,世间离散无常。
 
    外婆村子里的那条碎石小路,在我的记忆里是会发出光亮的。外婆的肩很软,外婆的背很宽,外婆背着我走在黄黄的月亮下,和我一起念:“月亮走,我也走,我给月亮赶牲口……”风儿轻轻吹着,碎石路面在月光下发着微弱的光泽,月娘娘在天上微笑着,无声掠过薄薄的云彩,奔走得好快好快。
 
    外婆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樟翠。平时街坊四邻在井头沿或路上遇到,都会亲亲地叫她“樟翠阿婆”。记得上学以后学会写字,在心里一笔一笔描摹了几百遍那个名字,却从来没有勇气在白纸上写出来。因为那时,叫那个名字的人已经永远离开了我,我不想,也不敢对着肃静冰冷的白纸黑字,去想念她,去怀念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