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招聘

NEWS CENTER

足足等了一个冬季依旧没能等来雪的消息

时间:2017-06-10 16:15

 足足等了一个冬季依旧没能等来雪的消息。大概在二、三天以前,预报里终于说要下雪了,满心欢喜期盼的结果是南边也下了,北边也下了,唯独我所处的这个小城,依然故我地安静着,依旧只是听着北风寂寂地吹呀吹,不知疲倦地唱着腻腻的独角戏。
  天有天意,雪有雪意,谁能左右得了那朵朵凌空飞舞的雪花落入哪方寂寞的黄土。准备好一个银碗儿,许雪花一场最真意最清凉的遇见。万籁俱寂,风烟俱静,唯听那雪一朵一朵如翩跹的蝴蝶般旋转着落入银碗,“簌、簌……”声中满了银碗,圆了一场素白的清欢。 
 
  不知怎么回事,这个城市的风格外得大。记得刚来这里的时候,房间卧室的窗正对着一个学校的操场。夜半风起的时候,空旷的操场上总会回旋着放大的破胡琴般悲戚苍凉的巨大声响。常常吓得骤然被惊醒的我神经质地突然坐起,然后飞奔着去点亮每个房间的灯盏。
  站台出口处的风也大得瘆人。冬日里等在那里接人,一阵阵刺骨的寒风从四面蜂拥过来。把厚厚的羊毛围巾朝着脸一拉再拉,恨不得把两只滴溜转的眼睛也给包住。可还是露着,因为她是用来望眼欲穿的。又是一阵凛冽的寒风,那人竟然已经到了跟前。仿佛是风把他送到跟前来的,于是欣欣然又感激起凛凛的风来。
 
  只一个轻轻地忽略,花就开好了。这株枇杷树就长在办公室小区的花圃里,每天上班经过二楼拐角时恰好可以看见她。也曾注意到她成簇成簇的花蒂逐渐饱满,且颜色渐转深浓,但是因为原先不知道她是在冬月里开花的,所以当时并没在意。
  有天如往常一般行至二楼拐角,一抬眼就看见枇杷树上,簇簇星星点点的黄白色小花已经开好了。“一水盈盈,无边清寂。”原来在我忽略的那个当口,她就孤意且郑重地把花都开好了。密密丛丛的满树花穗好像可以陪伴着我走过一季清冷的寒冬。这样的花朵,好像会令你不由得钟情于她。
 
  有人说:“如今还有诗吗?如今还有人看诗吗?如今所谓的诗只是一群自以为是的人的无病呻吟。”向来不擅回答尖锐的问题,更何况自己也不是诗人。不过总感觉诗歌是存在的,就像始终存在于三月末端的那场春暖花开。
  我想试着写诗。试着写开在心里的那朵花、写飘忽于红尘的那阵风、写晶莹洁白的那场雪,我想怀着诗般美好的心情去感知生活里所有的清澈和芬芳。每个人的心里都拥有着最纯朴最动人的诗句,每个人的心底都蕴含着最真最美的吟唱……我不是诗人,也做不了诗人,我只想写出心里的诗给自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