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商品

NEWS CENTER

人觉得树木无知 其实是人无知

时间:2017-09-09 14:17

 周末,天气阴沉的很,随时要下雨。
       几个男人把捐助的衣物装车,二哥以一贯的潇洒姿态坐上去,说了句,我走了!话音一落,突突几声,那辆被我们戏称为“中国乡村的悍马”的农用三轮便绝尘而去,我的那句“路上
 
小心”没来得及说完,半句话,梗在喉咙里。
       进屋,他原地转了两圈,搓着手,装作很随意地说:要不咱也回老家吧!
    “不!”我看着外面像扯了快灰色大布幔的天,一口否决,这样的天气,正适合睡个温暖的午觉。
    “回老家看看你的花草长得怎么样啊!”我犹豫了。
     “回家正好可以种竹子!”
    “好!”我一口答应。
       他得意地笑。
      五分钟后,我坐在车里,慢慢回过神来——这家伙,他是有预谋的,我中枪了!
      不过,我得承认,坐在车里,看着乡村公路两边一簇簇怒放的野菊花,我的心情,很不错。
 
      我想到会有落叶,但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厚的落叶。
      院墙外的一片杨树,趁我们不在,肆意寻欢作乐,把满身的叶子都疯掉了。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一步一步走过去,沙沙作响,没了脚踝。
      一阵风来,一些树叶哗哗落下。一片轻盈入怀,顺手放在掌心,细细端详,不仅动容。
      想这无数树叶,凋零落地,慢慢腐枯,回归泥土,大地因此肥沃丰美,给养不绝,生命因此繁荣昌盛,生生不息。
   
      树木懂得春发秋蕴,顺时而为,懂得自我滋养,收放有度。
      而很多人并不懂。
 
  进到院子里第一件事,就是扫落叶。
      有人要帮忙,忙客气而坚决地拒绝。这样美妙的事情,怎么舍得让别人插手呢?
      树叶聚拢到门前河岸上,慢慢变成肥料,春天时,正好种花。
      花种,是早已预备好了啊!    清扫完落叶,喘一口气,凑近去看国庆节前沿墙种的蔷薇。
     一边看,一边哇哇叫——都活了,都活了!发好大的芽呢!新出的叶子,呀!好看的很呢!
    很小心地用手摸一摸,心里爱的不行,像看着刚出生的孩子。
    眼前一片明媚,是来年五月繁华似锦的样子。 那十来株木香羞答答的躲在东墙。细细的枝干,从里到外泛了绿,每株抽几片叶子,一副矜持的模样,很淑女。
       研究了一番那几片绿叶,暗自思谋着春天时要寻一些好肥料。
       据说,木香花开,七里可闻,因此又叫七里香,不知是真是假?
      这真让人好奇。
      可是我不能急,因为那些花草不急。
      我要向草木学习。
      据说从做事可以看性格,这话足让我羞愧。
     和蔷薇一起种的二月兰,密密麻麻出了一片,散乱无序,毫无章法——当时嫌麻烦,把种子和碎土搅拌,胡乱撒了下去。
     不想花草无言,却用另一种方式控诉了我。我的邋遢、马虎、随性被暴露无遗。
     老家人问我,路的另一面种的什么玩意儿,跟刚出的葱毛似的。
     我没好意思解释,那是四季青——一种可以过冬的草。
     因为担心他们笑我——真会糟蹋东西,那么好的地,种菜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