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介绍

NEWS CENTER

在我的窗里窗外在彼此浓烈静默的心间

时间:2017-06-10 15:59

  卧室的窗外,有两株高大的树。一株是四季常青的香樟,另一株春末里开成串成串的小白花,夏来结豆荚一样细长的果实,不过很可惜,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她的名字,虽然她静默地陪着我走过了一季又一季,一年又一年。
   这个时节,每天清晨,都有很多的鸟儿停留在她的身上歌唱。鸟儿们在她的身上跳跃着,一声接一声婉转的鸣叫划开了这个时节的晨曦和清凉。每天,都在鸟鸣声中悠然醒来,一个又一个清朗的早晨,因为窗外清脆的鸟鸣,因为拉开窗帘以后满树沁润心田的绿。
 
   每天与她朝夕相对,看鸟儿从她身上轻倩地掠过,猫儿或小狗儿在她脚边从容地走过。我不知道她是否也向往自由,渴望如头顶的白云一般轻盈飘荡,渴望像自在的风儿一般穿越千山万水。我只看见,她挺拔的躯干一年比一年更高,苍翠的枝叶一年比一年更繁盛,她敞开她的胸襟,打开每一片纤细的叶脉,让流浪的风穿透进去尽情地舞蹈。
 
   每次端坐在卧室窗边的电脑前,转头看见她的时候,心里就会萌生写一写她的念头。可是,因为不知道她的名字,感觉枉对她年年季季的陪伴,枉对与她朝夕相处的每个白昼与黑夜,所以一次又一次地将心里的念头不露痕迹地搁浅了。其实,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就像两个彼此不知姓名的人,一样可以真诚炽烈地相爱。
 
   春天,第一只从南方返回的鸟雀用熟悉温情的叫声将她唤醒,第一芽在枯枝上爆出的新绿将满树枝条渗染,她慢慢地苏醒努力地舒展,开出细致柔软的串串小小白花,回应美丽的春天,回应站在春天里静静与她深情对视的我。
 
   江南的冬天并不是很冷,可她还是凋落了所有的叶子,唯余下三三两两干瘪的果实,无尽苍凉地打量着这个容不下她一色苍翠的冰凉季节。那个时候,我的窗外是静寂的,虽然还有香樟依旧森森地绿着,但是,却让我总会想起春末夏初的时光,那缀在满树新绿间的小白花,“扑簌扑簌”在风中轻轻掉落到香樟树上,绵软地掉落到围墙边上的情景,是多么地自然又美好……回想这些的时候,窗外越发寂寥,阳光在呼啸的冬里也成了一抹晃荡的光束,无力渡回记忆里的春暖和花开。
 
   好在冬天总会过去,季节里的想念和等待并不用那么漫长……我将目光转向窗外,这个时节的她已没有了暗香花影,满树茂盛的苍绿随风轻拂摇曳,好像在对我悄悄地诉说着什么……真的是这样,只要安静地爱着,即便不知道她叫什么,她是谁,又有什么要紧。
 
   只要我们好好地,安静地爱着,年年岁岁,在我的窗里窗外在彼此浓烈静默的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