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樂真人在线

NEWS CENTER

即便错过了最美丽的阳春三月

时间:2017-06-10 16:07

 
 
    江河渐渐满了,载着一江斜风细雨“哗-哗-哗”奔腾着流向远方。在冬天出走的燕子和云雀回来了,她们在小溪旁,在树枝上欢快地跳跃着,“嘁嘁-喳喳”鸣叫着加入春天的协奏曲。蚯蚓在费力地松土,因为种子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在早春萌发。轻寒的夜里极其轻微的“啪-啪”爆破声,不知道是今春第几批破土而出的种子奋力的呐喊。蜜蜂和蝴蝶也忙碌了起来,她们扑向嫩黄的迎春,扑向娇俏的海棠,并且“嘤嘤-嗡嗡”地环绕着桃树飞行了一圈又一圈,她们渴盼用自己的声音唤醒满树含苞的桃红。就这样,各种各样动人的声响,轻而易举地嫁接出了一个无比妖娆婀娜的春天。
 
 
 
 
    孩童是最喜欢春天的。他们脱掉了厚厚的冬装,告别了臃肿的季节。无拘无束地在广场上自由地奔跑,在田野乡间自由地奔跑,迎着“呼呼-呼呼”醉人的春风,向着蜜汁一般馨香甘醇的阳光。他们手举风筝,或许是大把大把金黄的油菜花,“咯咯-咯咯”灿烂地欢笑着,畅快地喊叫着,肆无忌惮地嬉闹着闯进春光里,融入春天里。他们清脆圆润的笑声,是悬挂在清晨碧草尖上的露珠,摇晃着颤动着最明媚的音符,凝到了春天协奏曲的华彩乐段里。
 
 
 
 
    春天真的已经来了,在这个三月,遍地都是春天曼妙的声响。当所有的人都沉浸在春天的协奏曲里说着春天的时候,我却独自一点一滴收集着或轻盈或巨大的春天的声响,并用笨拙的文字郑重地一一记载。这样,等你回来之时,即便错过了最美丽的阳春三月,还有我给你小心留下的这一方丰美的春天,带着“叮叮-咚咚”此起彼伏的醉人声响,执着地为你坚守着,怒放着。
 
 
第128章 默认分章[128]
 
  荠菜
   荠菜是野地里的迎春花,只要天气稍稍一回暖,就迫不及待地撑起小小波浪裙边的翠绿罗裙,点染还未完全摆脱冬眠状态的田间地头。荠菜也是香的,所以我们家乡的人都叫她“香荠”。不过,她的香气是极淡的,只若有若无地藏匿于每片叶脉之间,只清清盈盈地落在炒熟后的每个瓷盘边缘。荠菜好像很懂得自己的身份,田间地头的一味野菜,并也很安于这个身份,所以她的香气是含蓄的,带着些许毛茸茸的安静和快乐。
 
  荠菜在春里生,也在春里老。当她开出极其细小白色花朵的时候,其实是她已经老去了。老去的荠菜叶子略呈红褐色,而小小的白花就开在她莲座状中央细长的高高茎杆上,一副历经风雨洗礼之后终开出洁白花朵的姿态。挖荠菜的人不会去挖那些开了白花的荠菜,因为老去的荠菜口感已没有那么鲜美,而那些跟着大人去野外玩耍的调皮孩子,也不屑去折荠菜白色的花朵,因为她们实在太微小太不起眼了,还不如开放在田埂边卑微的草籽花。
 
   就这样,谁也不会带走开着白色小花已经老去了的荠菜。她安宁地存在了下来,带着细碎的花朵和朴素的香气,从容地和她的春天一起,在季节里慢慢老去。